<form id="h53ht"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h53ht"><span id="h53ht"></span></form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h53ht"><form id="h53ht"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站內消息 會員中心 將文章置頂到百度搜索首頁
              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    搜索:
                標題 內容 作者
                【投稿咨詢】
                【全國新聞傳播】
                馬云再捅婁子,四部門約談螞蟻集團

                11月2日晚間消息:今天,中國人民銀行、中國銀保監會、中國證監會、國家外匯管理局對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云、董事長井賢棟、總裁胡曉明進行了監管約談。

                2004年,馬云決定做支付寶的時候,是冒著風險的。在一次采訪節目中,馬云這樣說:

                我們做支付寶的時候,問政府能不能做?結果是這個不行,那個不行。后來我們就不問了,直接開干。如果把握不好就要坐牢,但每個月或每三個月要寫報給給政府,你做了什么,你想要什么,放到桌面上聊。如果有人因此要入獄,那第一個就是我。

                2004年12月,支付寶從淘寶網分拆出來,建立了自己的賬戶體系,成為獨立的運營平臺。馬云之所以擔憂坐牢,是因為那時候第三方支付還一直處于"灰色地帶",并未被納入監管。在相關政策出臺之前,"金融監管"像是懸在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機構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。

                2010年6月,央行發布《支付清算組織管理辦法》,第三方支付終于可以轉正。

                根據《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》規定,要申請第三方支付牌照,"外商投資支付機構的業務范圍、境外出資人的資格條件和出資比例等,由中國人民銀行另行規定,報國務院批準"。

                也就是說,外資企業想要拿第三方支付的牌照,要人民銀行另行規定,還要報國務院批準。拿到了軟銀和雅虎投資的阿里巴巴,即屬于外資,為支付寶獲得支付牌照蒙上了一層陰霾。

                2011年,阿里巴巴集團宣布,支付寶(中國)網絡技術有限公司所有權已于2010年轉至浙江阿里巴巴電子商務有限公司,當時馬云持有阿里巴巴電子商務有限公司80%股份,支付寶完全脫離阿里巴巴集團。

                當年支付寶的股權從阿里巴巴集團轉出這件事,讓馬云背負了巨大的罵名,有人稱他為“竊賊”。

                1馬云錯了嗎?

                2011年5月11日,當支付寶股權轉移這條消息經雅虎公司披露之后,在國內外業界立即引發了熱烈討論。多數意見認為馬云的做法既違反了法律和公司章程,也有違契約精神和商業道德。

                6月11日,財新傳媒總編胡舒立在《新世紀》周刊發表了社評《馬云為什么錯了?》。胡舒立在文章中指責馬云,“在集團兩大股東未同意的情況下,擅自將公司核心資產轉入自己名下,且轉讓價格超低顯失公允,就嚴重違反了股東之間的契約,也違反了股東與管理層之間的契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即便事后補償協議最終達成并得到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的同意,仍不能改變一個基本事實:管理層的單方面行動沒有遵守股東之間、股東與經理人之間的契約,違反了商業社會的基本原則。契約意味著誠信。違背契約導致極大不公正,傷害企業之本。正因此,馬云此次錯誤的代價,不僅是積累多年的個人國際聲譽,還包括阿里巴巴潛在的長遠發展機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馬云再捅婁子,四部門約談螞蟻集團,支付寶曾經的那些至暗時刻

                胡舒立

                6月12日凌晨,在美國出差的馬云給胡舒立發短信,馬云批評胡舒立“在基本事實不了解的情況下就開始評論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6月13日下午,馬云回國后再度致電胡舒立,指責對方所發表的“不負責任的文章言論讓堅守底線的阿里年輕人很是憤慨!”

                馬云與胡舒立兩人之間的長篇對話公之于眾后,更將輿論推向高潮,也引爆了火藥桶,國內媒體紛紛指責馬云違反契約精神,致使近期遭遇危機的中國概念股在誠信問題上雪上加霜。輿論的重壓促使處于漩渦中的馬云迅速回國,專門在杭州臨時舉行新聞發布會,來為自己的決定以及媒體的質疑做出澄清和辯護。

                6月14日下午2時,在新聞發布會上,馬云一開場便表示:“沒想到媒體會這樣誤讀支付寶事件,居然上升到了誠信、契約精神的程度。”馬云稱支付寶事件只是商業談判,不關乎任何所謂的契約精神,“我們做事情絕對100%合法,100%透明,阿里巴巴董事會授權處理支付寶牌照問題有董事會紀要為證,雅虎和軟銀不可能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對于支付寶所有權轉移一事,馬云解釋稱,他窮盡一切辦法只能取得目前的結果——先將支付寶所有權轉移出去,擺脫外資控制,這樣才能符合央行關于第三方支付的監管規定,拿到支付牌照,然后再和雅虎、軟銀談補償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馬云說,自從孫正義、楊致遠進入阿里巴巴董事會后,很多事都是在董事會外面討論,董事會上面達成協議。比如說成立淘寶就是他跟孫正義兩個人的君子協定,“我們那時候用一個Gentleman Agreement,我全力以赴進入這方面發展,他給予資金支持,到時候我們再討論,成立支付寶更沒有這個決議,成立阿里云也沒有決議,沒有一個決策是董事會要批準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阿里巴巴董事會之所以能夠采取這樣的運營模式,就是基于“利益”這個共同點的基礎上,即“孫正義要的是軟銀利益,雅虎要的是雅虎的利益。”而孫正義有無數的投資,死一個阿里巴巴,他會痛,但對他只是一個而已,而對阿里巴巴是所有。雅虎也是一樣的道理。因而,“只要涉及到自己短期利益大家都會反對,都不同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在2009年7月24日的董事會上,為了申請牌照,馬云獲得了進行股權轉讓的授權,從而讓支付寶成為了純內資的金融服務企業。

                馬云當年的這個舉動,在今天來看,顯然是非常明智的。如果當年馬云沒有將支付寶從阿里巴巴集團剝離出來,支付寶就有可能拿不到牌照,就不可能發展壯大,更加不會有螞蟻金服,也就不會誕生一個2.1萬億,對A股來說前所未有超大規模的IPO巨無霸。

                據部分媒體披露,當年,從阿里巴巴集團獨立出來的支付寶,約定給雅虎和軟銀的補償協議是這樣的:馬云同意支付寶上市之時拿37.5%市值直接補償給阿里,最低20億,最高60億美元。如果按照今天支付寶的市值,37.5%大約有700億美元,但最高不超過60億美元,所以當年對支付寶的估值還是非常保守的。

                2014年2月,阿里巴巴董事會批準,阿里巴巴將通過一家中國子公司入股并獲得螞蟻金服33%的股權。

                2支付寶應該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“爛、爛、爛到極點。”2010年1月22日支付寶的年會上,馬云這樣評價。

                2007到2009年,支付寶經歷了發展歷史上最為關鍵的“出淘”階段。脫離母體的支付寶首次直面來自外部的競爭壓力,開始追求業務規模。

                2009年底,支付寶的注冊賬戶總數超過2.7億,日交易量超過12億元。據統計,當時有兩百多個新功能同時上線,業務的飛速擴張讓每個人都筋疲力盡。然而,在統計數字紛紛飄紅的背后,由于缺失用戶體驗,整個市場對支付寶的質疑聲不絕于耳。

                據報道,在那場年會前,一個叫阿蓮的用戶在雙11為了買本兒童相冊,她付錢時,又是U盾,又是電子口令卡,要走完7個步驟,結果走完了,錢還沒付出去。阿蓮郁悶得不行,打電話給客服,罵道,“要是有別的選擇,就絕對不會選擇用支付寶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次之后,支付寶自上而下地有一些變化,頗有點解放思想的感覺,隨后一年,支付寶干掉了U盾,發明了快捷支付,支付寶成功率從60%升到95%。后來,據稱在支付寶內部,有個會議室取名叫“聽阿蓮的”,以用來提醒自己當年的迷失。

                馬云再捅婁子,四部門約談螞蟻集團,支付寶曾經的那些至暗時刻

                2010年初,阿里巴巴集團首席人才官彭蕾出任支付寶CEO。2016年11月24日,支付寶發布的9.9.7版本中新推出的功能:圈子。

                支付寶根據不同人群特征“邀請進入生活圈”,根據更新版本,支付寶上線了近百個圈子。“只允許女性發帖”、“芝麻信用分達到750分以上才能評論”、其他用戶可以點贊和打賞。

                一直想在社交上與騰訊微信較量一番的阿里系,靠著支付寶“圈子”功能的嘗試,瞬間吸引了無數目光,同時也引發了公眾的吐槽。

                圈子中的“校園日記”和“白領日記”充斥著許多大尺度照片,網友將支付寶戲稱為“支付鴇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校園日記”事件堪稱支付寶一次巨大的危機,在美國出差的彭蕾緊急召集22位管理團隊成員開會反思。11月29日,彭蕾發布內部信認錯。

                彭蕾在內部信中說:

                過去的這兩天,是我到支付寶七年以來,最難過的時刻。我們經歷過許多困難的時刻,但從沒有任何一件事,如這次一樣如此深的刺痛我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此我向所有熱愛阿里,熱愛支付寶,一直堅信并踐行阿里價值觀的同事道歉!向所有信任且陪伴支付寶的用戶、合作伙伴道歉!

                有心也好,無意也罷,校園日記事件傷害了大家的感情,也會令一直熱愛并堅信阿里文化的同事產生懷疑。我們要向數億用戶傳遞什么信號?!我們到底要什么?!我們終究去哪里?!在所謂的用戶活躍度面前可以不擇手段無節操?!

                我們在選擇做這事的時候,在確定運營規則的時候,在對可能產生的不良影響做判斷的時候,難道不曾迷失方向?難道不曾存有哪怕一絲絲的僥幸心理?打打擦邊球無傷大雅?誰誰誰當初也如何如何?

                2016年的事件,從某種意義上對支付寶來說也并非不是一件好事。在痛定思痛之后,支付寶更加清晰地厘清自己,到底要什么,應該做什么,不應該是什么。這對于一款功能性大于娛樂性的國民級應用APP來說,至關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2017年開始,支付寶官方宣布放棄社交,回歸支付和生活服務,重新回到了與自己較勁,逼自己創新的路上。并且逐漸從后來的五福、螞蟻森林、相互寶、收錢碼、花唄等產品上找回了自己區別于騰訊的發展道路。

                3改變銀行,馬云的野心實現了嗎?

                2009年的時候,剛剛成立的阿里金融向馬云匯報發展規劃。現任螞蟻集團CEO的胡曉明是這支二三十人小團隊的leader,胡曉明說,他們要拿諾貝爾和平獎。

                馬云看到具體方案后,給了他們當頭一棒,“諾貝爾獎?你要是放幾百萬的貸款,還談什么諾貝爾,如果能解決一二十萬,三五萬的貸款難題,諾貝爾還有那么點可能,因為那才是無解的難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馬云的用意非常明顯:當時市場上現有的銀行等金融機構,貸款買賣都是做的大生意。而螞蟻金融要面向小微企業甚至是個人,做幾萬塊錢到十幾萬的生意。

                2008年,馬云在一次演講中說,銀行不改變,我們就改變銀行。馬老師實現了自己的野心嗎?

                客觀地講,互聯網技術確實猶如一只潘多拉的魔盒,對傳統的銀行與金融業務帶來了諸多影響:

                第一,從消費的角度來看,這對更多普通大眾的感受是最直接的。消滅了現金、消滅了銀行卡。銀行網點的業務量大幅度縮減,甚至出現了ATM機生產廠商大量倒閉。這不得不承認是移動支付的普及所帶來的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  更進一步考量,正是由于線上支付、收款的普及,進而才會促使中國央行在全球率先推出數字貨幣的試點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,無論是余額寶還是定額寶,都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普通人的理財習慣。尤其是,余額寶幾次降低個人的理財額度,必須承認,從大眾理財的需求來看,螞蟻金服的產品還是比較有競爭優勢的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三點,從貸款的角度,這可能是馬云改變銀行業,金融業最深刻的地方。與阿里巴巴服務小微企業、中小個人的商業經營宗旨一樣,螞蟻旗下的網商銀行同樣也是做小額貸款,甚至是無抵押貸款。

                相對于傳統的貸款方式,有人列舉了螞蟻與與傳統銀行之間一些最直接的差異:

                貸款一定要抵押么?不,線上可以信用分作為抵押。

                貸款一定要見面么?不,走線上也可以。

                貸款一定要固定期限么?不,線上可以隨借隨還。

                貸款一定就只能做大額?不,小微金融1塊錢也行。

                馬云指責銀行是當鋪思維,主要的邏輯是這樣的:企業找銀行貸款,必須要有一些固定資產做抵押,這就類似于拿著值錢的東西到當鋪去換銀子。所以,對企業來說,有資產才容易貸到款,那些啥也沒有的小微企業,就很難從銀行拿到錢。所以,從這個角度來看,銀行是“嫌貧愛富”的,不缺錢的企業反而好從銀行借錢,缺錢的企業難借錢。

                而馬云認為,螞蟻小貸通過大數據判斷一個人的信用,判斷一個人的償還能力,所以,你信用好,不需要實物也能從螞蟻借到錢,這就方便了那些小微企業主,個體工商戶,這也踐行了螞蟻的初衷,符合阿里巴巴的使命: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。

                馬云再捅婁子,四部門約談螞蟻集團,支付寶曾經的那些至暗時刻

                所以,客觀地來講,馬老師曾經吹過的改變銀行的牛逼,在一定程度上是實現了。這樣的改變本質上我覺得是來自于兩點:

                第一,更加聚焦于大量的,小眾的長尾需求。螞蟻金服恰如其名,當傳統銀行更加喜歡大企業,青睞現金流健康的企業的時候,螞蟻更多地關注了小眾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,無論消費、理財還是貸款,線上的技術手段讓環節極大地簡化,金融服務的效率大幅度提高。

                雖然馬云說銀行是當鋪思維有一定的道理。但是,從另一個角度來看:

                第一,銀行作為專業的金融機構,不可能擁有每一個人消費的大數據,它不像阿里和螞蟻,線上技術可以更好地判斷一個人的信用和償還能力,所以讓銀行采用螞蟻的那一套,行不通。

                另外,螞蟻所謂的通過大數據技術讓“該拿到貸款的人拿到貸款”,到底可不可靠,安不安全?即使一個人前面有99%的信用良好,但是一旦有1%的違約,那也是可怕的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,螞蟻都是小貸,幾萬塊錢到幾十萬塊錢之間,如果換位思考一下,當客戶有大額貸款需求,幾百萬甚至上千萬的時候,如果沒有抵押,估計螞蟻也是不敢放貸的。

                馬云說銀行是當鋪思維,有些極端化,螞蟻和銀行對實體經濟發揮的作用不一樣,面對的客群也不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4馬云再捅婁子?

                10月24日,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(CF40)在上海召開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。馬云再次開炮:

                一、中國金融沒有系統;

                二、國內的金融監管是以管火車站的方式管理機場;

                三、中國的銀行是當鋪思維。

                批判馬云觀點的人說這是“端起碗來吃肉,放下筷子罵娘”。螞蟻金服在中國金融體系的開放和支持之下成長壯大,馬云卻大言不慚,實在是“沒良心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反對者批判的觀點主要有以下幾點:

                一、財政部副部長鄒加怡說:要避免金融科技成為非法套利的手段。要防止金融科技誘導過度金融消費,防止金融科技成為規避監管、非法套利的手段,防止金融科技助長“贏者通吃”的壟斷。這明顯是暗指螞蟻金服有可能非法套利、誘導過度消費、壟斷。

                二、周小川提醒:要注意一些年輕人過多地靠借債過度消費、奢侈消費。這明顯是指花唄、借唄。

                三、尚福林:要堅守金融科技服務實體經濟的定位,并拓展其在普惠金融領域應用。前段時間的網絡借貸、虛擬貨幣交易等活動,很多是披上了“金融科技”外衣的金融亂象,要堅決加以整治。

                光明網發表文章稱:馬云問題不是張冠李戴那么簡單。如果真如馬老師所言“這個不許那個不許”,那么就不會有支付寶、螞蟻金服。

                還有人認為,“銀行靠‘當鋪思維’賺錢,支付寶靠年輕人借錢 ,對于監管和資本,誰都有點抱怨的理由,唯獨螞蟻不應該有。”對于螞蟻集團上市來說,證監會就差沒把“鼎力支持”四個字,專門寫在文件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同時,螞蟻一直強調自己的科技公司,而非金融公司,但螞蟻的營收中,有很大一塊來自于放貸,是螞蟻第一大收入來源。其中包括網商銀行小微商家貸款以及花唄、借唄等其他消費信貸。花唄做的是創新信用卡業務,借唄是貸款業務。螞蟻的資金端絕大部分都來自于合作銀行和消費金融公司,只有極少部分是自有資金。

                另外,螞蟻有沒有降低無論是中小型企業或者個人的借錢(貸款)成本也是存疑,甚至有人認為,螞蟻的花唄、借唄的手續費按照年度的周期折算下來比銀行更高。

                5 結束語:馬老師雖口無遮攔,但依然推動了變革

                筆者在另一篇文章《世間再無風清揚》中曾經指出:2019年,馬老師徹底退出阿里巴巴的管理位置,很多人不解為什么。自成名以來,馬云就經常說出很多驚世駭俗的話,比如說,“改變銀行”,比如說“我們對咬國有企業一口很有興趣”等等。在中國人的江湖當中,“說是一種能力,不說是一種智慧。有的時候說多了,就是道破了天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這一次,馬云顯然還是捅了婁子。11月2日晚間,證監會發布通報,中國人民銀行、中國銀保監會、中國證監會、國家外匯管理局對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云、董事長井賢棟、總裁胡曉明進行了監管約談。

                吳曉波認為,在當代中國商業世界,馬云是一個異端,阿里巴巴是一家前所未見的巨型公司。就如同西方世界對崛起的中國產生了巨大的陌生感一樣,中國社會對阿里的無邊界擴張也未必做好了準備。

                無論支付寶還是螞蟻金服,很顯然都是巨大的創新。這一次馬云可能說的依然是真話,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他有意無意的隱藏了,螞蟻跟傳統銀行之間在本質上,在基本的商業模式上,在生存的邏輯上是接近的,雖然螞蟻應用了一些新興的科技手段,效率更高,覆蓋面更大,但同時,未來面對的風險級別可能也是更高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參考資料:

                1、中國臺灣網,《胡舒立的質疑:馬云是否違背“契約精神”》,2012年7月24日

                2、虎嗅APP,沈威風,《倒立者支付寶》,2020年10月29日

                3、世紀名家講堂,云中,《馬云有點懸了》2020年10月29日

                4、吳曉波頻道,吳曉波,《馬云的外行話》,2020年10月30日

                網友關注排行
                科技
                熱點
                企業
                財經
                重點關注
                美国成年性色生活片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酷酷网